擁有名錶不一定要用買的 加拿大藝術家示範給你看


名錶讓人感覺有氣派又保值,好多人除了將名錶當成飾物、穿搭自用外,亦視之為一項投資工具。只是一般上班族要入手一只名錶(即使只是入門級別)實屬吃力之事。如果一時三刻買不起夢幻愛錶,那麼畫出來望梅止渴如何?加拿大多倫多藝術家Julie Kraulis從來不戴名錶,但卻最愛畫名錶。她以高超鉛筆手繪技巧,精準無比地「還原」著名時計如PATEK PHILIPPE、ROLEX和OMEGA等天價款式的外觀細節。


▲加拿大藝術家Julie Kraulis擅長以鉛筆素描描畫名片的寫實樣貌。圖片來源:Julie Kraulis


▲著名演員兼賽車手Paul Newman曾擁有的勞力士Daytona Ref.6239 2017年在Philips Watches拍賣中以震驚全球的17,752,500美元售出,成為全球最貴腕錶。圖片來源:Julie Kraulis

除了文首提到的經典時計,Julie Kraulis筆下名錶還包括CARTIER、朗格和TAG HEUER等。她先前接受訪問指出約莫兩年前開始為各大名錶畫大幅的逼真手繪素描。她採用Staedtler Mars Lumograph美術鉛筆在大片的Arches水彩紙上繪畫;不算前期的資料搜集,每幅作品平均要用上250小時繪製、消耗50枝鉛筆,可見相當費工。腕錶錶面和面盤上的數字、商標和簽名字體,以至指針、錶殼、錶帶、按把等部件都有嚴謹標準,其(機能上或美學裝飾上的)設計細節、表面質感紋路和大小比例都極為講究。


▲Kraulis筆下的一只Gérald Genta設計的百達翡麗經典金鷹腕錶。圖片來源:Julie Kraulis


▲Kraulis近期作品是卡地亞的Santos de Cartier。她欣賞卡地亞的簡潔典雅設計。圖片來源:Julie Kraulis

Kraulis力求在畫紙上放大、並且準確呈現腕錶各部份的細節和特色。每替一只錶畫草稿前,她要從圖書館和網路上蒐集並閱讀關於該錶的文獻,花下十多小時,藉以「融合敘事元素和歷史意義」。Kraulis期望自己的作品超越「複製照片」的臨摹層次,她讓自己浸淫於資料中達數星期來進入狀態;亦會在繪畫中保留腕錶的瑕疵如花痕和污印。可想而知一絲不苟背後,付出時間、精神心力頗為鉅大。


▲每幅錶畫最少消耗Julie Kraulis 50枝鉛筆,可謂寫實的代價。她認為鉛筆雖然基本,卻是值得投放一生時間修練的繪畫材料工具,因為它會將畫師跟不同時代的科學家、數學家和藝術家連繫,如達文西和達利等大師。圖片來源:Julie Kraulis

從鐘錶設計極盡精緻,以及對功能和工藝的無上講究,Kraulis體會到鐘錶業一絲不苟的用心,認為他們能察覺、看穿其範疇內的一切錯誤。或許基於這種惺惺相惜的欣賞之情,Kraulis以鐘錶師傅般的耐性去繪畫,除畫出名錶本身的設計特徵和氣質,亦有不少創作的成份。她會加入名錶昔日擁有者的標記或意象,充實其背後的故事,令每幅畫更富傳奇色彩同歷史深度。例如她最近為歐米茄一個於倫敦舉行的活動創作了一登月錶畫作,主題是第二位登月太空人Buzz Aldrin佩戴的超霸錶,因此部份錶身也就變成了月球表面,飄渺夢幻。


▲Kraulis為歐米茄倫敦活動創作的Moonwatch畫作,主題是第二位登月太空人Buzz Aldrin佩戴的Speedmaster腕錶。圖片來源:Julie Kraulis

有興趣者可前往Julie Kraulis的官網InstagramFacebookTwitter觀看更多畫作。


文章授權轉載自《香港01》,原文刊於「形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