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過往BVLGARI寶格麗旗下高級製錶縱使精彩多元,一字排開如造型特色十足的Diagono、Sotirio,抑或複雜工藝水準驚人的Daniel Roth、Gerald Genta等系列都是愛錶人士耳熟能詳的作品,然而如此豐富的產品陣容,有時卻也讓人難以對品牌的高級製錶留下一個統一且特別突出的印象,直到近代寶格麗先後做了兩個重要決定,從此才使其逐步建立起益發鮮明的製錶個性。

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近代寶格麗製錶重要轉捩點

回顧2012年時,寶格麗將Octo腕錶從Gerald Genta旗下獨立出來成為一個獨立系列作品,基本上腕錶外觀與Gerald Genta時代並無二致,但是面盤上的”Gerald Genta”字樣卻已不復見,真正成為隸屬於寶格麗的腕錶作品。Octo腕錶最初創作靈感來自古羅馬宮殿建築的八角造型屋頂,因此腕錶具有招牌的八角形錶殼,並由繁複切面構成錶殼強烈的立體層次感,宛如腕上微型建築般看起來氣勢非凡。

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寶格麗Octo系列於2012年獨立單飛,至今已滿十週年,成為品牌最具代表性的腕錶系列之一。 

Octo系列獨立兩年後,至2014年寶格麗別開生面地研發出Octo Finissimo超薄手動陀飛輪腕錶,就此確立品牌一路累積至今所塑造之最著名工藝特色——超薄。相較於錶壇傳統研發超薄錶所注重的「絕對性」,也就是力求打造出錶殼整體厚度最薄的腕錶,然而寶格麗一開始創作超薄錶便無意加入這場淪為數據之爭、忽略腕錶日常佩戴實用性的戰局,反倒是另闢蹊徑追求「超薄相對論」,嘗試從不同的腕錶功能著手,先從打破最薄手動上鍊陀飛輪的紀錄開始,陸續挑戰高級製錶五花八門的複雜功能領域。

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過去9年內,寶格麗共8度創造錶壇超薄錶紀錄,當代超薄王者的地位固若金湯。

確立超薄製錶特色

也就是從從2014年開始,Octo Finissimo系列在9年內共8度締造錶壇各式各樣的超薄腕錶紀錄,幾乎是以一年一只的超高研發效率與速率建立屬於自己的超薄腕錶王國,就此將寶格麗與超薄工藝劃上等號,如今提到寶格麗腕錶,多數人最先想到的便是一只又一只錶殼纖薄又輕盈的高級機械錶,與Octo系列立體感十足的外型形成強烈的反差之餘,也引領愛錶人士見證許多不可思議的超薄腕錶成果。

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最薄萬年曆見證品牌巔峰工藝水準

提到寶格麗創紀錄的超薄錶,每一款都有令人驚豔的記憶點,就以寫下最薄萬年曆腕錶的Octo Finissimo Perpetual Calendar超薄萬年曆腕錶為例,乍見腕錶外觀的簡潔面盤格局與錶殼側面的纖薄程度,多數人想必不會馬上察覺到腕錶具備萬年曆等級的進階複雜功能,然而其卻能憑著機芯厚度2.75mm、錶殼厚度5.8mm等亮眼成績,樹立寶格麗歷年第7款破紀錄超薄腕錶的可貴成就。

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Octo Finissimo Perpetual Calendar錶殼厚度僅5.8mm,傲視錶壇同性質作品。

Octo Finissimo Perpetual Calendar超薄萬年曆腕錶延續家族傳統採用噴砂鈦金屬材質製作錶殼,錶徑則維持在40mm的適中尺寸,鈦金屬材質經過加工修飾,配上寶格麗替腕錶配置的鈦金屬鍊帶,塑造出腕錶陽光動感的個性,光是這點便與過去超薄錶偏向斯文、優雅的正裝錶路線有別。

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錶款面盤蘊含逆跳機制,同時其扁平式的設計也有助於降低整體厚度。

錶款的面盤格局一如多數萬年曆腕錶以小錶盤詳細交代各種日曆資訊,不過寶格麗獨樹一幟地重新規劃了日、星、月三枚小錶盤的比例,在面盤上半部設置了大大的逆跳日期顯示、7~8點方向為星期顯示、4~5點方向則是月份顯示,另外在6點方向安排小巧的逆跳閏年顯示,同中求異的設計富有品牌巧思,閱讀萬年曆功能豐富的時間資訊一目瞭然又很直覺,但又不會讓人感到面盤風格了無新意。細看腕錶面盤還有個發現,那就是其小錶盤與面盤並沒有刻意做出高低落差,如此一來雖然會降低視覺層次感,但是平面化設計卻有助於降低腕錶整體厚度,由於Octo Finissimo畢竟是強調超薄工藝的作品,寶格麗於此做出了目的明確的處置,也相當符合系列整體的調性。

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BVL305自動機芯簡潔精緻的外觀實則蘊含超過400枚零件,複雜程度遠高於一般腕錶。

Octo Finissimo Perpetual Calendar超薄萬年曆腕錶搭載的BVL305自動機芯,從錶背透明底蓋看起來相當簡約俐落,實際上其蘊含多達408枚零件,寶格麗多方透過削薄機芯零件、應用微型自動盤機制以及將輪系水平化排列等方式,造就機芯比起市面上所有萬年曆機芯更薄的水準,同時機芯的底板與夾板也不忘施加高級製錶必備的日內瓦波紋與魚鱗紋等細緻修飾,表現出品牌在追求腕錶超薄特性之餘,仍相當注重高級製錶的基本面;另外腕錶的防水性能30米、動力儲存60小時等內外在規格,皆有助於強化腕錶的佩戴實用性。憑藉幾近面面俱到的水準,Octo Finissimo Perpetual Calendar超薄萬年曆腕錶一舉摘下問世當年「錶壇奧斯卡獎」日內瓦鐘錶大賞年度最大獎金指針獎肯定,過人工藝水準具體而微地呈現在這款既薄且複雜的高級腕錶中。

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噴砂鈦金屬材質/BVL305自動上鍊機芯/時、分、逆跳日期、星期、月份、閏年顯示/萬年曆功能/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30米/錶徑40mm

寶格麗的超薄工藝經過近年積極證明自己早已廣獲錶壇與市場認可,同時品牌精湛的製錶工藝仍在持續進化拓展中,若你以為寶格麗「只」專精於研發超薄錶,透過以下近年陸續登場的幾款高話題複雜腕錶,將同樣可以帶你深刻領略其全方位且廣博的製錶造詣。

Octo Finissimo Tourbillon Skeleton超薄陀飛輪鏤空腕錶

寶格麗採用鉑金材質打造形象鮮明的八角錶殼,而為了讓Octo Finissimo Tourbillon Skeleton面盤的鏤空設計視覺效果不受影響,因此品牌進一步捨棄棒型時標,使得面盤僅剩箭形時、分針。至於經過鏤空處理的面盤與腕錶在2014年初登場時的模樣有了大幅度的變化,因為少了面盤遮蔽的機芯結構得以直接裸現於佩戴者眼前,露出密密麻麻的輪系與夾板等組件,寶格麗精心將夾板鍍上藍色,這使得鏤空面盤視覺上更能引人聚焦在由發條盒、走時輪系到陀飛輪等一系列的腕錶重要組件,搭配鍍黑指針達成基本卻必要的顯時作用。錶款搭載的BVL268 SK機芯有個不可不知的特色——寶格麗將原本來自上下垂直方向的固定和驅動結構都改由側向進入,由此確保陀飛輪裝置不會對於腕錶的薄型化目標造成負擔,講究的設計不愧為開啟品牌超薄錶盛世的先鋒。

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鉑金材質/BVL268 SK手動上鍊機芯/時、分顯示/陀飛輪裝置/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30米/錶徑40mm

Octo Roma Tourbillon Sapphire Malachite腕錶

錶款結合寶格麗於珠寶工藝的長才,於鉑金錶殼鑲上約重5.69克拉的矩形切割鑽石,更特別的是腕錶側面還鑲上表面具有層層疊疊紋路的孔雀石材質,搭配綠色鱷魚皮錶帶勾勒出大膽而鮮明的風格。腕錶的面盤經過鏤空處理,品牌巧妙將機芯橋板與時標結合,搭配鍍成綠色的鏤空指針詮釋綠意盎然的意象。Octo Roma Tourbillon Sapphire Malachite搭載的BVL206手動上鍊機芯過去便曾出現在品牌腕錶作品中,這枚機芯特色在於將鏤空橋板融入實用目的,使呈放射狀排列的橋板得以兼做時標,而且它還另行在橋板條幅鑲上孔雀石,讓錶款呈現出更強烈的視覺效果,寶石裝飾的搶眼程度絲毫不下於6點方向的飛行陀飛輪,於高級製錶作品中展現珠寶鑲嵌工藝令人著迷的視覺魅力。

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鉑金材質/BVL 206手動上鍊機芯/時、分顯示/飛行陀飛輪裝置/錶款鑲鑽、孔雀石/錶背動力儲存顯示/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錶徑44mm/限量30只

Octo Roma Papillon Central Tourbillon腕錶

錶名的”Papillon”指的正是靈感來自蝴蝶的獨特顯時機制,這種設計的奧妙在於設有兩枚分別位於軸承盤兩端的六角形指針,指針會輪流運轉於180度的半圓形分鐘刻度軌道,,當一枚指針位於刻度軌道指示當前分鐘資訊時,另一枚就會在軸承盤的路徑上維持固定方向不動,直到第一枚指針指向第55分鐘刻度時,另一枚指針會先逆時針轉動90度,於00位置亦即分鐘的指示處與第一枚指針形成平行狀態,接著進行下一個小時的分鐘顯示循環,兩枚六角形指針分工合作交替顯時,如同蝴蝶需要雙翅才能飛翔;至於腕錶的小時則可藉由12點方向的跳時視窗快速辨認。此外Octo Roma Papillon Central Tourbillon腕錶更在面盤中央罕見置入陀飛輪裝置,其每分鐘自轉不息的動態,與Papillon機制互相輝映,迷人的視覺效果讓人不捨得將視線從面盤上轉移。

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玫瑰金材質/BVL 332手動上鍊機芯/跳時、Papillon專利分鐘顯示/陀飛輪裝置/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錶徑41mm

Daniel Roth Ammiraglio del Tempo腕錶

除了傳承自Daniel Roth系列高辨識度的造型,錶款在功能性方面的精彩程度堪稱「璀璨」,其蘊含西敏寺鐘樂的三問報時(以四錘四音簧鳴響報時樂音,是最頂級的三問機制)加上天文台台擒縱的陀飛輪,不但複雜之極,也同樣兼具濃濃的復古懷舊氛圍。Daniel Roth Ammiraglio del Tempo報時功能的啟動方式捨棄傳統的滑桿,取而代之地是將左下方的錶耳當成了滑桿,佩戴者只要將它往外扳動即可啟動三問報時,由此簡化錶殼線條。而錶款的天文台式擒縱採取擒縱部和報時機構各自獨立的模式組成,其中前者的設計相當精密,輪系傳遞過來的動力在送進擒縱部前會先經過恆定動力裝置,利用擒縱叉式的結構將輪系動力定時、定量地輸往擒縱部,另外擺輪游絲用的也是立體的柱狀游絲,藉以達成更加的同時性效果,等於將陀飛輪促進走時精準度的目的再強化一個檔次,技術含量之高,足以證明寶格麗的頂尖錶廠身手。

寶格麗製錶工藝大觀園 2022超薄複雜功能錶一次解讀

玫瑰金材質/DR7301手動上鍊機芯/時、分顯示/三問功能/天文台式擒縱陀飛輪裝置/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30米/錶徑50m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