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錶玩家必追的十大複雜功能


▲圖片:escapementmagazine.com

文/編輯部

手錶最基本也最常見的功能圍繞著時、分、秒針等元素打轉,有的手錶只會以時、分指針顯示當前時刻,也有的手錶會多加上秒針這個時間最小單位讓人更能清楚掌握時間流逝的足跡,而能顯示時、分、秒資訊的手錶又可以分為秒針與時、分針同軸的大三針與秒針獨立於時、分針之外的小三針,總而言之不管二針或是三針手錶都被歸類為一般/基本功能手錶,以佩戴目的而言,它們具有最起碼且必要的實用性,但是相對來說這類基本款的機芯構造較簡單,因此通常二針或三針手錶的價格也會比較親切。有時有些手錶為了強化實用性還會加上日期顯示,不過加了日期顯示的手錶通常也還是被劃歸在基本款的定義裡。


▲複雜功能除了呈現在手錶面盤上的視覺豐富度有差,機芯結構的細密度也和基本功能有一定落差,連帶地複雜功能在組裝時的難度也更高。

當你佩戴手錶開始戴出心得想朝收藏之路邁進,這時二針或三針手錶或許已經無法滿足你,因為手錶的微型世界其實是博大精深的,除了最基本的時間顯示之外,在鐘錶產品發展那麼多個世紀以來,製錶師們也絞盡腦汁開發出許多帶有實用性質的複雜功能,這類結構比起二針或三針手錶更複雜的作品吸引人的地方就在於手錶可以顯示更豐富的時間資訊抑或追求走時走得更精準,不過整體來說它們的賞玩價值都比基本款來得高——相對地這也會反映在手錶的價格上。以下我們將列出10種最常在錶迷或收藏家目標清單的進階複雜功能,當你開始追求更有深度的玩錶體驗時,從這些功能入手絕對能感受到製錶工藝的奧祕與樂趣。


1. 大日期

大日期與一般的日期顯示雖然目的相同,但是前者的結構更為繁複,視讀效果也更清楚,通常大日期顯示是透過兩枚轉盤來呈現日期的十位數與個位數字,不同品牌所製作的大日期機制各有千秋,例如有環盤疊層式、雙盤同軸式、雙盤並列式等等。


2. 動力儲存顯示

推動動儲顯示的結構簡單來說是在發條盒系統中增添一枚齒輪,使其能隨發條鬆緊而驅使輪系傳動,配合面盤的設計即能清楚了解手錶所剩動能多寡,這項功能對於無法隨時靠手部活動補充動能的手上鍊手錶而言相對重要,對於提醒佩戴者何時該補充動能扮演關鍵角色。


3. 月相

月相歷來的設計偏重以圖像帶動直覺的閱讀性為主,故其比起以數字刻度為主的其他複雜功能而言,具有更強烈的裝飾與觀賞價值,常見的月相顯示有轉盤式或指針式兩種,有些品牌甚至還在月相顯示中進一步加添月齡顯示,以刻度搭配月相變化,明確指示出實際的朔望月發展情況。


4. 兩地時間

可以同步顯示佩戴者所在地時間以及出發地時間的功能,有些兩地時間手錶會採用面盤中軸第四根指針的設計顯示,也有另一種方式是錶廠另於面盤上設置指示兩地時間的小錶盤。對於經常需要出國洽談旅遊的人士,擁有兩地時間功能意味手錶的便利性也提升了(至少在需要打電話回家時不用先計算不同時區間的時差之類,看一眼就明白了)。


5. 鬧鈴

鬧鈴錶於機芯結構上的特徵為在基礎機芯走時輪系外,多添額外的發條盒、敲錘、星形輪與第二錶冠等零件,組織複雜度相對精簡,反應在手錶價格上較報時錶親切許多,成為接觸手錶發聲功能的入門選擇。手錶的鬧鈴聲大致會透過敲擊機芯基板、敲擊底蓋上垂直的音柱或藉由音簧發聲等三種方式形成。


6. 世界時間

猶如兩地時間的強化版,兩地時間顯示的範圍僅A、B兩地,但是世界時間手錶顧名思義可以一錶在手同步掌握全球主要時區的時刻,今日世界時間手錶拜1930年代製錶師Louis Cottier的創意發明所賜,只需設定所處時區為當地時間,便能藉由面盤外圈的各時區刻度,同時了解到全球不同地區的時間脈動。


7. 計時碼錶

用來計算累積時間的機制,目前錶廠會利用兩枚按把來操控計時功能的啟動、停止與歸零等動作(亦有少數計時錶是靠單按把即可完成計時功能的循環設定)。除了一般的計時功能外,錶壇還有飛返計時以及追針計時等進階的計時功能家族,尤其追針計時功能複雜度為此項功能中的翹楚。


8. 陀飛輪

陀飛輪為18、19世紀之交為了解決懷錶長時間置於衣物口袋,導致擒縱結構受到心引力牽引影響走時性能的解答;邁入手錶世代後隨著人們佩戴方式改變使陀飛輪的實用性有所降低,但是作為展現高階製錶工藝的代表性仍無庸置疑。陀飛輪大致是將擒縱結構設置在一個框架內,並繞行擺輪軸心進行360°的旋轉,藉著陀飛輪組件不停旋轉的特性,使機芯零件得以均化補償地心引力所形成的走時誤差。


9. 萬年曆

能被歸類為萬年曆手錶通常需要同時具備有日期、月份與閏年(能被4整除的年份)顯示這三種主要元素,現今錶廠往往還會多附加如星期和月相顯示使得手錶的顯時資訊更為豐富。萬年曆的優點在於它的日期顯示縫大小月轉換時會自行跳轉,就連四年一閏的週期也能自動分辨,是日期顯示類型手錶的最高級。


10. 三問

三問報時功能之所以屬於最頂級的製錶工藝,其實光由額外需求的零件數來看(純粹問錶功能即需要200~300 枚不等的附加零件,若屬於自鳴設計,則再往上追加100枚以上的零件數也不足為奇),便不難想像其於製作工序上倍增的繁瑣程度,一般來說三問錶的基本配備都有兩枚音錘,才能由高、低音交織出據以分辨時、刻與分的報時樂音。

以上便是手錶常見的主流複雜功能,當然還有其他複雜設計如日夜顯示、逆跳、潮汐、時間等式等等也偶爾會出現在錶廠推出的作品中,但它們相對來說比例較少,平常的討論度也沒這麼高,不過也同樣都能展現出錶壇的工藝與創意,而就是因為有這麼多五花八門的設計,才能讓手錶跳脫出純粹顯時的單純目的,衍生出更多值得賞玩的意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