路易威登以鉑金打造品牌第一款自動鏤空款 經典LV圖案巧妙融入設計


LOUIS VUITTON路易威登極具現代感又有工藝傳統的表現,無論是皮件、行李箱,甚至是店面據點皆可發現這樣的典型風格,2023年還推出專書,介紹委請國際知名建築師操刀設計、最具設計特色的旗艦店。這些當代建築不只與尖端時尚一起璀璨,更成為高級鐘錶的設計繆思,像是2023年品牌便推出一款限量150只的Voyager Skeleton腕錶,搭載路易威登首款自動鏤空機芯LV60,構造表現出品牌的設計風格元素,與部分旗艦店以及路易威登基金會建築形式相互呼應。


▲路易威登高級腕錶Voyager Skeleton,以鉑金打造,藏於Voyager 錶殼內的LV60鏤空機芯散發現代建築美感,添上對比鮮明的潤飾細節,限量150只。

Voyager Skeleton腕錶由La Fabrique du Temps Louis Vuitton製錶工廠負責設計開發, 以純度達95%的鉑金打造似圓似方的Voyager錶殼,寬度41mm,對角線長度43.7mm,採用單體結構,讓錶殼中部和錶圈合而為一,波浪狀曲線和對比鮮明的表面做工表現了工藝難度,深藍色的分鐘環包圍著機械零件,搭配兩根藍色指針,更顯質感非凡。


▲機芯設計靈感來自路易威登基金會建築,錶橋與時光交會,賦予分秒絕美動感。

值得補充的是,這不同於常見的Tambour腕錶,Voyager錶殼非方非圓的外形極具辨識度,而且僅見於路易威登的高級腕錶,能為佩戴者增添出優雅獨特的風格。LV60這枚通透機芯的錶橋夾板則是設計重點,裁切到結構完整性所需的最低限度,還有呈現LV 字樣形狀的錶橋突顯品牌設計元素。此機芯設計靈感來自建築大師法蘭克.蓋瑞(Frank Gehry)設計的作品 ,建築座落於巴黎布隆森林北面的Jardin d'Acclimatation公園,外牆為波浪狀玻璃結構,如同在林梢漂浮的彩雲般,通透的玻璃會隨時間和光線變化,表現出瞬息即逝和不斷變化的感覺。


▲路易威登從現代建築的輪廓線條和形態取材,打造首個自動上鍊鏤空機芯LV60,展示品牌的前衛破格美學與創新手製工藝。

專為Voyager Skeleton腕錶開發的LV60機芯,是由La Fabrique du Temps Louis Vuitton製錶工廠與位於納沙泰爾的Le Cercle des Horlogers 製錶工坊合作製造的,構思結構的方式相當新穎,可以說具有現代性。品牌的製錶大師們秉持品牌美學,將LV60 機芯的所有錶橋和夾板裁切到結構完整性所需的最低限度,彷彿建築樑柱一般秩序交錯。無論是正面還是背面欣賞,錶橋的上表面飾有精細的直線紋理裝飾,邊緣採用倒角處理,錶橋底部經過噴砂加工,從任何角度欣賞皆能呈現完美無瑕的機械之美。


▲微型自動盤偏心設計,露出路易威登簽名發條盒,錶背可見LV交疊圖案。

LV60機芯錶橋可以看到構成LV字樣的幾何線條,有LOUIS VUITTON字樣的鏤空發條盒大捲車,以及裝飾經典 Monogram圖案當中的LV交疊圖案的自動盤。LV字樣形狀的錶橋需要加上比傳統全錶橋更多的裝飾。如此重視細節的態度,確保腕錶表面與機芯鍍銠零件所創造出近乎單色的美感,能夠完美保持一致。

LV60機芯的鏤空設計除了顯示高級裝飾技法,更展現出機芯的基本機械結構,動力從位於5點鐘位置的主發條流經傳動系統,最終到達12點鐘位置的平衡擺輪和擒縱機構。採用飾有白金鍍銠夾板的鎢質微型自動盤,其反向齒輪上鍊系統能輕鬆高效地以雙向方式為主發條上鍊。為了讓LV60 呈現最高的通透度,自動盤佈局在偏離中心的位置,讓人能盡情欣賞到錶身內部的LV字樣形狀的錶橋及機械裝置。值得注意的是,發條盒也是一個動力儲備指示器,因為鏤空設計露出主發條,可以從主發條的光線通透程度推算出剩餘運執行時間:緊密盤繞的主發條形成一個實心的環,表示動力充足,當光線可以通過更多,提醒人們該是腕錶上緊發條的時候。


路易威登Voyager Skeleton腕錶

鉑金材質/LV60自動上鍊機芯/時、分顯示/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錶寬41mm、對角線長度43.7mm/限量150只

# Head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