會動的更有戲 柏萊士BR 01 Laughing Skull

BELL & ROSS柏萊士向來喜歡跳脫框架,顛覆常規,任思維自由馳騁。自創立至今,柏萊士始終堅持打造創意非凡的概念時計,這已成為品牌基因不可分割的一個特質。


▲BELL & ROSS的BR 01“Skull”自2009年推出以來不斷演進,2018年此款錶首度結合動偶裝置概念,讓骷髏造型更活靈活現地呈現在佩戴者眼前。

承襲這基因,2009年發布的BR 01“Skull”腕錶成為Skull系列駕馭時尚潮流的先行者。沿襲這一成功之勢,BELL & ROSS於2011年發布兩款限量之作,其中包括著名的BR 01 Tourbillon Skull腕錶。 2015年,第三版問世。該系列採用青銅錶殼,這種物料會隨著時間的推移逐漸氧化,因此,每一只腕錶都會變身為獨一無二之作。2016年,柏萊士以BR 01 Burning Skull概念表再現卓群創意——鐫刻錶殼飾以黑漆,讓人不禁聯想到紋身藝術家使用的墨水。


▲錶款的骷髏造型在上鍊過程中,骷髏的下頜骨會移動,形成一種張嘴講話的效果。

如今,BELL & ROSS又以嶄新Skull腕錶繼續大步向前,這一次腕錶搭載的是自動裝置機芯。它包含驚喜創意,會讓人會心一笑:隨著下頜骨的移動,中間的骷髏造型會呈現咧嘴大笑!Skull已然成為品牌標誌性的系列,發展至今,已近十年。


▲歷代BR 01“Skull”腕錶。

骷髏造型已有幾個世紀的歷史,特別是海盜對這個標誌青睞有加。他們視骷髏為護身符,能夠帶給他們勇氣,嚇退敵人。軍方也會使用骷髏標誌來不斷警示他們自身的弱點。這些職業常常面臨著死神威脅,骷髏形象通常出現在他們的制服和飛機上。BR 01 Laughing Skull腕錶向所有這些勇猛之士致敬。

憑藉全新的BR 01 Laughing Skull腕錶,BELL & ROSS得以第一次踏足自動裝置領域。這些自動化的機械裝置具備動態的顯示,於14世紀首先出現在歐洲。同時作為機械鐘錶組件之一,它們常用的表現形式是活動人偶,安裝於教堂鐘塔,用於敲鐘報時。因此可以說,最初的Laughing Skull(大笑骷髏)理念正是這些優雅人偶裝置的「直系後裔」。


▲BR-CAL.206機芯由4個橋板象徵4根骨頭的延伸確保主夾板緊密固定至錶殼,並匯聚成一體,在腕錶中央懸浮。

這一款全新的柏萊士腕錶內裡蘊藏著一個讓人為之驚豔的獨特之處。上鍊過程中,骷髏的下頜骨會移動。為打造出這種效果,品牌特地研發出BR-CAL.206機芯:由BELL & ROSS柏萊士完全自主打造,也採用骷髏造型——所以機芯與錶殼完美契合。4個橋板作為4根骨頭的延伸確保主夾板緊密固定至錶殼,並匯聚成一體,在腕錶中央懸浮。


▲錶殼正反面都飾以巴黎飾釘圖案,這種網格狀飾紋是需要特別加工的工藝。

這果敢創意之腕錶由微噴不鏽鋼製成。46毫米錶殼飾以巴黎飾釘圖案,這種網格狀飾紋需要特別的加工工藝。骷髏面盤與其網格狀飾紋錶殼的結合令腕錶整體更顯與眾不同。面盤上的骷髏造型是腕錶的關鍵特徵,它以金屬鑲飾工藝打造而成,呈現凸雕效果;這一工藝通常用來鑄造硬幣或獎牌。鏤空處理方式營造出如同骷髏無重懸浮於錶殼中央的幻像,猶如意外的錦上添花之筆。劍形指針造型與早期Skull錶款的指針造型相似,但這款的指針經鏤空工藝處理,並塗有SuperLuminova夜光材料。


BR 01 Laughing Skull

不鏽鋼材質/BR-CAL.206手動上鍊機芯/時、分顯示/藍寶石水晶鏡面、透明底蓋/防水100米/錶徑46x46mm/限量500只

BR 01 Laughing Skull腕錶專為鍾情原創獨特時計的錶迷們打造。其憑藉多層象徵意義成為不折不扣的點睛之作。自動裝置機芯使其榮登卓群時計之列;該錶款僅限量發行500只,將對高級鐘錶收藏迷產生非同一般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