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达翡丽总裁:PP目前年产量约70000只,最大挑战是这点

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在2020年启用了位于日内瓦Plan-les-Ouates的新工坊,简称为PP 6,品牌创建新工坊的目的是要把散落在日内瓦各地的工坊集结在一起,以利垂直整合生产资源,进一步优化产能与效率,最初看到百达翡丽此举,不少人都在猜测品牌是不是想要靠新工坊来提升产量,方便制作更多手表迎合市场需求,不过最近根据日本媒体WebChronos的报导,百达翡丽建新厂的目的其实跟我们以为的不一样⋯⋯


▲Source:fdmp.ch

当WebChronos向百达翡丽总裁Thierry Stern先生求证建置PP 6是出于提升产量的考量吗时?对方坚决地给了一个否定的答案,Thierry Stern先生表示新建PP 6的用意主要还是集结各工坊在同一处工作,如此可以使得各部门之间的联系更快速且准确,因为百达翡丽手表需要仰赖大量人工制作的环节,所以他们需要每个部门有通畅的沟通管道,这是之前工坊分散在日内瓦各地时所面临的一大困境,现在由于PP 6启用,品牌得以迎刃而解这个陈年的老问题。


▲百达翡丽位于日内瓦Plan-les-Ouates的PP 6工坊于2020年崭新启用,建筑佔地3万多坪,内部拥有许多现代制表设备。Source:fdmp.ch

Thierry Stern先生进一步向WebChronos解释,目前PP 6内部约有2000名员工,新建的大楼空间经过縝密计算后(约3万多坪)比品牌过往的工坊能容纳更多人力与设备,这使得百达翡丽可以添购更多新颖设备协助他们打造新表。Thierry Stern先生出人意料地补充道,其实大楼面积扩增不一定会和产量成正比,因为百达翡丽在制作手表时的态度是重质不重量,在追求品质至上的前提下,提升产量反而不是品牌的优先选择,目前PP 6的空间预计足以让百达翡丽再使用20年无虞,所以短期内他们也不会有扩建的计画,PP 6的建筑现在已经符合品牌的使用需求。


▲百达翡丽总裁Thierry Stern先生接受日媒访问时,提到建置PP 6的目的不用为了提高产量,目前品牌的年产量皆维持在7万只左右。Source:Uhrenkosmos

有关百达翡丽的年产量方面,Thierry Stern先生自己爆料目前每年大概能制造7万只表,而且这「已经接近极限」,品牌也不会想要再冲高产量,因为假设今天百达翡丽开发出一项新技术应用在手表上,如果为了急就章而拉高产量,虽然一开始能稍微缓解市场想要入手手表的燃眉之急,但如果操之过急、产品品质不够稳定,那麼就算产量提高,如果产品出货后衍生一堆问题,到时对品牌声誉以及后续的危机处理都会需要花更多的功夫和时间来弥补,那就真的是得不偿失的事,所以百达翡丽才没有因为有了新大楼就急于提高产量。


▲Thierry Stern先生表示如何分配每年固定的产量其实才是最大的挑战,因为品牌的系列和款式多元,要如何取捨、分配一定的产量对他们而言至关重要。Source:robbreport

相较于提高产量,Thierry Stern先生提到PP 6落成后至今面临的最大问题反而是「如何分配这年产量7万只的配额」,也就是各系列旗下不同型号的表款每年可以生产多少只的分配问题。目前品牌官网列出的钟表产品至少有150只,而且每年百达翡丽也都持续在研发新款,其中手表又可以粗分为基本功能和复杂功能,后者的生产过程复杂且费时,这也会影响到手表的产量。所以每年百达翡丽一方面推出新款、一方面也会决定停产部分款式,否则如果旧款不淘汰、新款一直加上去,那麼品牌会没有时间与空间生产新品,在维持产量的前提下,汰旧换新成了品牌的常态。


▲即使是像金鹰系列这样的爆款运动表,百达翡丽也不愿意把大比例的产量都押在一款或一系列手表身上,而是尽可能地保持品牌作品的多样性。

Thierry Stern先生认为光是要决定淘汰掉哪些型号时也是一个让人头痛的问题,毕竟百达翡丽每个系列都有彼此的特色与魅力,同时品牌也不希望把鸡蛋都放在同一个篮子裡,因此他们不会把产量配额都砸在特定的明星热门表身上,反而希望尽可能合理地分配产量,让不同需求的客户都能买到自己心仪的手表;近年百达翡丽试着拉近与年轻族群的距离,但他们也在观察未来市场的喜好趋势,这些都是在决定手表存废时,也需要加以考虑的因素,所以别看7万只年产量和150款作品平均下来好像不少,但当中牵涉到的层面很广,所以每款表的产量如何分配存在着大哉问,也十足考验品牌的经营智慧以及对市场喜好的瞭解。

# Head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