表王最新活动「The Art of Breguet」 盘点宝璣五款经典美学陀飞轮

BREGUET宝璣将于近期举办The Art of Breguet宝璣与艺术展,在此可以一窥宝璣与艺术领域之间长期且密切的关系,同时也能大饱眼福同场欣赏品牌精选的高级腕表代表作。从这些令人叹为观止的作品中,让人具体感受宝璣之所以能屹立表坛横跨3个世纪,靠的不只有精湛深厚的制表造诣,品牌向来强调的典雅美型设计,更是令腕表能晋升至犹如艺术品境界般的关键因素。本次的活动将在2023年3/17(五)~3/23(四)假台北101购物中心4楼都会广场举行。


表坛一代宗师创立宝璣

宝璣创办人阿伯拉罕-路易.宝璣(Abraham-Louis Breguet)年少时便离开家乡前往凡尔赛和巴黎展开制表学徒生涯。1775年,他在巴黎开设工坊,之后得到贵人相助将宝璣时计引荐给法国宫廷,随后,法国的王亲贵胄旋即成为宝璣的顾客。在动荡的法国大革命期间,宝璣大师被迫离开法国,后于1795年返回巴黎,重新开展其制表事业,并大力拓展外国客户,尤其在俄罗斯市场大获成功,品牌进而于1808年在圣彼得堡开设办事处。身为一位顶尖制表师,宝璣大师对近代的钟表发展有着深远的影响,许多着名的钟表发明像是宝璣式双层游丝、摆锤式自动上链和陀飞轮都是出自他的发明。


▲Abraham-Louis Bregue 1747年出生于瑞士,并于1775年于巴黎创办了宝璣,不仅是一位伟大的钟表工匠,也具有「陀飞轮之父」的美称,其无数发明皆成为现今重要的钟表装置。

影响深远的钟表发明

为了追求走时的精准性,宝璣大师从钟表的心臟——擒纵系统着手改良,发明了多种设计,当中又以自由擒纵装置最为特殊,让擒纵与摆轮在动力传导后即完全分开,彼此接触面与摩擦时间都能缩短,以提升其精准度;或是让游丝扩张与收缩具有更多空间的双层游丝,就连在怀表时代看似作用不大的避震器(在宝璣大师所处的年代,怀表很少会因为撞击而造成轴心损害),以分离的宝石轴承与极富弹性的簧片结构打造出降落伞式避震装置,他先一步提出避震器的概念,可见其前瞻性的思维。不可不提的还有视觉效果美妙无穷的陀飞轮,宝璣大师以此机制架空擒纵机构的想法,一举克服了当时怀表受到地心引力的误差影响,至今还是最广为人知的复杂功能之一。


▲BRGUET位于Vallée de Joux的表厂,佔地宽广、内部各部门分工明确,能从中到有创造出一款款腕表杰作。

纵横两百多年的辉煌历史

另一方面,宝璣大师也凭着优秀的产品品质和高明的经营手腕征服当时的法国的政界名流,让他们成为品牌的忠实客户。1815年时,宝璣获得了法国海军的正式认命。随后来到1824年,品牌创始人的独子安东尼-路易·宝璣(Antoine-Louis Breguet)接掌公司,他自幼年时便对制表耳濡目染,继承其名人父亲的事业。他的儿子路易-克莱蒙(Louis-Clément)为宝璣注入新的活力,在后代的发扬光大下,宝璣遂发展成为今日闻名表坛的巨擘品牌。宝璣高超的制表工艺彷若有穿梭时光的魔力,贯穿了近两个半世纪的制表历史。细细品味宝璣的每一款腕表,都能让人感受到宝璣大师所树立的珍贵传统。宝璣秉持着创办初心,运用非凡的工艺结合腕表与历史文化,在时间长河中辉映出最纯粹的时计之美。


▲宝璣大师于1801年获法国内务大臣获颁陀飞轮装置的专利权,1805年在市面推出。

宝璣时计极具辨识度的七大标志特徵

现今的宝璣腕表不只工艺内涵迷人,其具备的古典外观也吸引着内行表迷,例如独具复古美感的镂空圆点宝璣指针与宝璣式阿拉伯数字、象徵出自大师制表血统的隐蔽签名、属于每款腕表杰作的独立编号、精致的机刻雕花面盘、蕴含早期腕表发展典故的焊接式表耳,还有装饰于表侧的一系列垂直线条,形成犹如日常生活常见的「钱币式」饰纹等,以上七大元素都代表着品牌经典的钟表工艺,许多元素后来也成为其他制表品牌的繆思,可见无论由技术面到外型设计部分,宝璣腕表皆深深影响近代钟表发展。


▲宝璣制表的七大美学标志,从宝璣数字、宝璣指针到表壳钱币纹等,尽皆诠释出品牌独到的美学品味。

宝璣大师制表发扬新古典主义精神

制表与艺术领域看起来像是平行线,不过对于宝璣创办人阿伯拉罕-路易.宝璣(Abraham-Louis Breguet)先生而言,两者并非互不相干,反而能够彼此相辅相成、共创出璀璨的创意火花。在宝璣刚创立之初的1775年,表坛普遍受到当时蔚为盛行的巴洛克风格影响,因此时计作品往往呈现较为华丽、铺张的设计,不过宝璣大师并没有一味追随市场喜好打造这类风格的作品,反而更聚焦同期于法国兴起的新古典主义,因此他所创作的时计作品往往予人简洁优美的感受,在保留古典主义强调的端庄沉稳感中,额外挹注一股讲究理性的精神,正是这种追求自我主张的坚持,使得宝璣时计在当时的表坛独树一帜,因而吸引不少名人雅士的目光。


▲宝璣曾于法国罗浮宫举办展览,展现品牌对于艺术领域的支持与投入。

长期关注并支持艺术发展

综观史上许多名人对于宝璣时计皆爱不释手,例如法国文豪维克多.雨果(Victor Hugo)、俄国文学巨擘列夫.托尔斯泰(Leon Tolstoy)等人都曾在文学作品中提到宝璣时计,从中突显品牌制表工艺的品质以及魅力四射的前卫美学。发展至21世纪的现代,宝璣仍然是收藏家心中的瑰宝,同时品牌也积极和国际知名的艺术机构合作,传承发扬其注重艺术风格的理念,例如宝璣曾先后与法国罗浮宫、美国卡内基音乐厅合作,让人惊喜地发现制表与艺术之间的距离并没有想像中遥远,至于近期品牌更是和英国着名的Frieze艺术博览会缔结合作关系,将触角延伸至当代艺术,激发出双方更多的创作繆思。


▲宝璣先前参与Frieze所举办的国际艺术展,品牌与艺术家合作提供独家作品供艺术展展出。Source:By Da Ping Luo

与当代艺术建立紧密联系

宝璣与Frieze艺术博览会自从2022年正式展开合作,去年品牌在Frieze所举办的五场国际艺术展中(包括Frieze伦敦艺术展、Frieze纽约艺术展等)均提供一件与艺术家共创的作品参展共镶盛举。2022~2023年与宝璣密切合作的艺术家为来自阿根廷的Pablo Bronstein,他的创作风格偏好以金属零件为媒材,再结合巴洛克式风格诠释,这与宝璣时计向来蕴含的新古典主义似乎各有所长,然而Bronstein在创作前已经先对品牌的历史、文化与美学观进行深入研究,因此他并不是单纯以自己习惯的模式替宝璣设计艺术品,而是参考了品牌的风格后,再经过自己重新诠释,打造出富有双方基因的独家艺术品,于Frieze举办的国际艺术展中吸引许多与会者的注意与好评。除了与艺术家共同创作艺术品,宝璣也额外于展场展出珍贵时计作品,甚至设置宝璣制表工艺展区,让与会者能够现场见识品牌工匠以古董机器展演机刻雕花工艺——此为贯串品牌古今腕表作品的重要装饰元素,从中体会宝璣时计的美感并非垂手可得,而是需经过品牌团队耗时费工地设计与制作后才能一一实现。


▲The Art of Breguet宝璣与艺术展即将在2023年3/17(五)~3/23(四)于台北101购物中心4楼都会广场登场,届时将有机会一睹宝璣揉合高级制表工艺与艺术美学的重量级腕表作品。

从陀飞轮复杂腕表中见证宝璣美学风格

从上述宝璣制表独具的风格,以及品牌与艺术领域的深厚渊源,不难看出其为表坛中极少数蕴含艺术气息的顶级制表品牌。而在The Art of Breguet宝璣与艺术展登场前夕,若想进一步瞭解宝璣研发的腕表作品和艺术之间存在何种具体的连结,以下5款复杂功能腕表都将是你不可不知的工艺杰作,每款表的造型、材质、设计或许不尽相同,但是身为陀飞轮这项着名复杂功能的创始者,宝璣巧妙地在5款作品中皆融入陀飞轮装置。在欣赏腕表蕴含的典雅艺术风格之餘,欣赏宝璣如何开发陀飞轮装置的潜能、展现高级制表工艺奥妙也是一大重点。


Classique Tourbillon Quantième Perpétuel 3795

腕表外观相当繁复,置于面盘水平面上的时、分刻度环以雾面蓝宝石水晶打造,得益于半透明的视觉效果,高度较高的时、分刻度环并不会阻碍与其部份重叠的月份和星期资讯,依旧能清楚读时。翻至表背可见结构复杂的558QP3机芯,其经过6方位调校确保腕表走时精准度能维持高档水准,同时品牌更在机芯表面零件以手工精细雕刻装饰图案,美不胜收的画面丝毫不逊于面盘的磅礡气势。

18K玫瑰金材质/558QP3手动上链机芯/偏心时、偏心分、小秒、逆跳日期、星期、月份、闰年显示/万年历功能/陀飞轮装置/蓝宝石水晶镜面、透明底盖/防水30米/表径41mm


Classique Grande Complication 5349

面盘设有两枚60秒陀飞轮,宝璣以差动齿轮特殊机制连结彼此,使得双陀飞轮在交互作用下,更加有效抵消地心引力对走时的影响,让腕表愈加精准。双陀飞轮在面盘上每12小时运行一圈,其中一枚代表时针,分针则独立运作,特殊的显时概念让人惊艳。表背透明底盖映入眼帘的是品牌以手工鐫刻的太阳系九大行星浮雕,巧妙呼应双陀飞轮运转姿态,由内而外的顶尖创意与工艺美学令人看得心醉神迷。

950铂金材质/588手动上链机芯/时、分显示/双陀飞轮装置/表款镶钻417颗/蓝宝石水晶镜面、透明底盖/防水30米/表径50mm


Classique Tourbillon Extra-Plat Automatique 5367

蓝钢宝璣指针在洁白无瑕的珐琅面盘上形成强烈对比,确保小时及分钟的清晰视读性,而精密陀飞轮于简约的面盘配置下更显魅力无限。腕表所搭载的581机芯蕴含少见的环形自动盘设计,自动盘以铂金制成,强化上链效率之餘,亦有助于降低机芯厚度。表款整体厚度只有7.45mm,机芯厚度更只有3mm。表款搭载的581机芯摆轮震频为4赫兹,其高能量发条盒具有专利註册独特结构,能增加游丝的圈数、提高动能储存,为腕表提供多达80小时充裕动能。

18K玫瑰金材质/581自动上链机芯/时、分显示/陀飞轮装置/大明火珐琅面盘/蓝宝石水晶镜面、透明底盖/防水30米/表径42mm


Marine Équation Marchante 5887

面盘设计跳脱过去Marine系列的既定框架,例如其外缘有带有几何立体感的条纹,面盘内圈则有波浪状的机刻纹路,整体造型让人一眼即识该系列的海洋风格。表款除了万年历与陀飞轮装置等,亦纳入品牌作品较少见的时间等式功能,负责指示真太阳时的指针与分针置于同轴,透过针尖为镂空圆形的指针便能逕行推算其与时针所代表的平均太阳时之间的差距。581DPE机芯採用环形自动盘设计让底板得以大方呈现于佩戴者眼前,机芯发条盒上鐫刻了风向玫瑰航海罗盘图案,同时底板上还刻有法国皇家海军一级战舰「路易士皇家号」的图案,细节处处呼应系列的创作精神。

950铂金材质/581DPE自动上链机芯/时、分、逆跳日期、星期、月份显示/万年历功能/陀飞轮装置/时间等式功能/动力储存显示/蓝宝石水晶镜面、透明底盖/防水100米/表径43.9mm


Tradition Tourbillon Fusee 7047

7047为Tradition系列首款复杂功能作品,表款一方面承袭以Subscription怀表和触摸式怀表为繆思的设计血统,同时也富有现代腕表的科技感。7047立体感强烈的面盘匯聚了宝塔轮、发条盒、陀飞轮和时分盘等组件,并分别佔据了面盘的四个角落,其中发条盒上还设有一个同轴的动力储存显示,让人得以随时掌握腕表的动力剩餘情况。表款搭载的569机芯零件数高达542枚,内部还蕴含硅质钩爪和硅质宝璣游丝,从板件设计与轮系排列都可窥见机芯独特的复古式灵感。

18K黄金材质/569手动上链机芯/偏心时、偏心分显示/陀飞轮装置/芝麻链结构/动力储存显示/蓝宝石水晶镜面、透明底盖/防水30米/表径41mm


【The Art of Breguet宝璣与艺术期间限定店】

日期:2023年3月17~23日

地点:台北101购物中心4楼都会广场

更多内容请参考宝璣官网

# Head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