拥有名表不一定要用买的 加拿大艺术家示范给你看


名表让人感觉有气派又保值,好多人除了将名表当成饰物、穿搭自用外,亦视之为一项投资工具。只是一般上班族要入手一只名表(即使只是入门级别)实属吃力之事。如果一时三刻买不起梦幻爱表,那麼画出来望梅止渴如何?加拿大多伦多艺术家Julie Kraulis从来不戴名表,但却最爱画名表。她以高超铅笔手绘技巧,精准无比地「还原」着名时计如PATEK PHILIPPE、ROLEX和OMEGA等天价款式的外观细节。


▲加拿大艺术家Julie Kraulis擅长以铅笔素描描画名片的写实样貌。图片来源:Julie Kraulis


▲着名演员兼赛车手Paul Newman曾拥有的劳力士Daytona Ref.6239 2017年在Philips Watches拍卖中以震惊全球的17,752,500美元售出,成为全球最贵腕表。图片来源:Julie Kraulis

除了文首提到的经典时计,Julie Kraulis笔下名表还包括CARTIER、朗格和TAG HEUER等。她先前接受访问指出约莫两年前开始为各大名表画大幅的逼真手绘素描。她採用Staedtler Mars Lumograph美术铅笔在大片的Arches水彩纸上绘画;不算前期的资料搜集,每幅作品平均要用上250小时绘制、消耗50枝铅笔,可见相当费工。腕表表面和面盘上的数字、商标和签名字体,以至指针、表壳、表带、按把等部件都有严谨标准,其(机能上或美学装饰上的)设计细节、表面质感纹路和大小比例都极为讲究。


▲Kraulis笔下的一只Gérald Genta设计的百达翡丽经典金鹰腕表。图片来源:Julie Kraulis


▲Kraulis近期作品是卡地亚的Santos de Cartier。她欣赏卡地亚的简洁典雅设计。图片来源:Julie Kraulis

Kraulis力求在画纸上放大、并且准确呈现腕表各部份的细节和特色。每替一只表画草稿前,她要从图书馆和网路上蒐集并阅读关于该表的文献,花下十多小时,藉以「融合叙事元素和历史意义」。Kraulis期望自己的作品超越「复制照片」的临摹层次,她让自己浸淫于资料中达数星期来进入状态;亦会在绘画中保留腕表的瑕疵如花痕和污印。可想而知一丝不苟背后,付出时间、精神心力颇为鉅大。


▲每幅表画最少消耗Julie Kraulis 50枝铅笔,可谓写实的代价。她认为铅笔虽然基本,却是值得投放一生时间修练的绘画材料工具,因为它会将画师跟不同时代的科学家、数学家和艺术家连系,如达文西和达利等大师。图片来源:Julie Kraulis

从钟表设计极尽精致,以及对功能和工艺的无上讲究,Kraulis体会到钟表业一丝不苟的用心,认为他们能察觉、看穿其范畴内的一切错误。或许基于这种惺惺相惜的欣赏之情,Kraulis以钟表师傅般的耐性去绘画,除画出名表本身的设计特徵和气质,亦有不少创作的成份。她会加入名表昔日拥有者的标记或意象,充实其背后的故事,令每幅画更富传奇色彩同历史深度。例如她最近为欧米茄一个于伦敦举行的活动创作了一登月表画作,主题是第二位登月太空人Buzz Aldrin佩戴的超霸表,因此部份表身也就变成了月球表面,飘渺梦幻。


▲Kraulis为欧米茄伦敦活动创作的Moonwatch画作,主题是第二位登月太空人Buzz Aldrin佩戴的Speedmaster腕表。图片来源:Julie Kraulis

有兴趣者可前往Julie Kraulis的官网InstagramFacebookTwitter观看更多画作。


文章授权转载自《香港01》,原文刊于「形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