会动的更有戏 柏莱士BR 01 Laughing Skull

BELL & ROSS柏莱士向来喜欢跳脱框架,颠覆常规,任思维自由驰骋。自创立至今,柏莱士始终坚持打造创意非凡的概念时计,这已成为品牌基因不可分割的一个特质。


▲BELL & ROSS的BR 01“Skull”自2009年推出以来不断演进,2018年此款表首度结合动偶装置概念,让骷髏造型更活灵活现地呈现在佩戴者眼前。

承袭这基因,2009年发布的BR 01“Skull”腕表成为Skull系列驾驭时尚潮流的先行者。沿袭这一成功之势,BELL & ROSS于2011年发布两款限量之作,其中包括着名的BR 01 Tourbillon Skull腕表。 2015年,第三版问世。该系列採用青铜表壳,这种物料会随着时间的推移逐渐氧化,因此,每一只腕表都会变身为独一无二之作。2016年,柏莱士以BR 01 Burning Skull概念表再现卓群创意——鐫刻表壳饰以黑漆,让人不禁联想到纹身艺术家使用的墨水。


▲表款的骷髏造型在上链过程中,骷髏的下頜骨会移动,形成一种张嘴讲话的效果。

如今,BELL & ROSS又以崭新Skull腕表继续大步向前,这一次腕表搭载的是自动装置机芯。它包含惊喜创意,会让人会心一笑:随着下頜骨的移动,中间的骷髏造型会呈现咧嘴大笑!Skull已然成为品牌标志性的系列,发展至今,已近十年。


▲历代BR 01“Skull”腕表。

骷髏造型已有几个世纪的历史,特别是海盗对这个标志青睞有加。他们视骷髏为护身符,能够带给他们勇气,吓退敌人。军方也会使用骷髏标志来不断警示他们自身的弱点。这些职业常常面临着死神威胁,骷髏形象通常出现在他们的制服和飞机上。BR 01 Laughing Skull腕表向所有这些勇猛之士致敬。

凭藉全新的BR 01 Laughing Skull腕表,BELL & ROSS得以第一次踏足自动装置领域。这些自动化的机械装置具备动态的显示,于14世纪首先出现在欧洲。同时作为机械钟表组件之一,它们常用的表现形式是活动人偶,安装于教堂钟塔,用于敲钟报时。因此可以说,最初的Laughing Skull(大笑骷髏)理念正是这些优雅人偶装置的「直系后裔」。


▲BR-CAL.206机芯由4个桥板象徵4根骨头的延伸确保主夹板紧密固定至表壳,并匯聚成一体,在腕表中央悬浮。

这一款全新的柏莱士腕表内裡蕴藏着一个让人为之惊艳的独特之处。上链过程中,骷髏的下頜骨会移动。为打造出这种效果,品牌特地研发出BR-CAL.206机芯:由BELL & ROSS柏莱士完全自主打造,也採用骷髏造型——所以机芯与表壳完美契合。4个桥板作为4根骨头的延伸确保主夹板紧密固定至表壳,并匯聚成一体,在腕表中央悬浮。


▲表壳正反面都饰以巴黎饰钉图案,这种网格状饰纹是需要特别加工的工艺。

这果敢创意之腕表由微喷不锈钢制成。46毫米表壳饰以巴黎饰钉图案,这种网格状饰纹需要特别的加工工艺。骷髏面盘与其网格状饰纹表壳的结合令腕表整体更显与众不同。面盘上的骷髏造型是腕表的关键特徵,它以金属镶饰工艺打造而成,呈现凸雕效果;这一工艺通常用来铸造硬币或奖牌。镂空处理方式营造出如同骷髏无重悬浮于表壳中央的幻像,犹如意外的锦上添花之笔。剑形指针造型与早期Skull表款的指针造型相似,但这款的指针经镂空工艺处理,并涂有SuperLuminova夜光材料。


BR 01 Laughing Skull

不锈钢材质/BR-CAL.206手动上链机芯/时、分显示/蓝宝石水晶镜面、透明底盖/防水100米/表径46x46mm/限量500只

BR 01 Laughing Skull腕表专为钟情原创独特时计的表迷们打造。其凭藉多层象徵意义成为不折不扣的点睛之作。自动装置机芯使其荣登卓群时计之列;该表款仅限量发行500只,将对高级钟表收藏迷产生非同一般的吸引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