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敢相信这是百达翡丽手表」特立独行还有一个超狂名字

PATEK PHILIPPE百达翡丽2023年推出的新款超过15只,大多数手表都还是很符合表王一贯的风格:精致、讲究,带着豪华感,不过其中也有例外,例如品牌一口气推出三款的Calatrava 6007G就有点打破我们对此系列经典正装表的印象,从手表的配色、面盘与表带的装饰纹路等,悄悄挹注一股PP手表少见的赛车表风格(当然从规格上看它还是比较偏正装表)。


像是Calatrava 6007G这种风格比较跳脱一点的作品,百达翡丽并非首度出现,早在20世纪中期,品牌就曾经创作过风格和大多数百达翡丽手表不太相同的「反骨」精神作品。如果有机会走访位于日内瓦的百达翡丽博物馆,你一定会注意到一款从没看过的PP手表,它叫做Cobra 3414,直接从名称翻译我们可以称之为PP眼镜蛇,这款表若你没看过也没印象很合理,因为据说它从没有量产过,现存也只有两只原型概念表,因此若没有去过百达翡丽博物馆,很可能完全不知道有这款表存在。



▲百达翡丽博物馆收藏一款从未问世过的原型表名为Cobra 3414,手表具备的前卫造型与创意和印象中的百达翡丽手表很不同。Source:Calibre Magazine、WatchProSite

Cobra 3414外观看起来很不百达翡丽,反而更像是现在一些独立制表品牌如MB&F或URWERK之流会制作的前卫造型手表。当年打造出这款表的背后功臣有两位,一位是时任PP设计部门主管的设计大师Gilbert Albert,另一位是发明出世界时间显示机制的制表大腕Louis Cottier,在两大高手合作下,一款前所未见的PP眼镜蛇手表就此诞生。


▲左为Louis Cottier、右为Gilbert Albert,他们是催生PP Cobra 3414的关键人物。Source:Christie’s、Gazette Drouot

在PP眼镜蛇出现的年代,表坛主流还是简约斯文的正装表,因此当Gilbert Albert设计出Cobra 3414,并交由Louis Cottier开发出足以相匹配的机芯后,手表所呈现出立体科幻造型堪称是一种划时代的进化。Louis Cottier研发这款表搭载的专属机芯时,还不像现代制表可以借助各种科技与工艺天马行空地勾勒机芯外观,当时制表师乃是奠基于百达翡丽的酒桶型机芯Cal. 9-90延伸出这款概念机芯,特色在于机芯上额外加入滚筒型的线性显示,分别用来显示小时与分钟,佩戴者要看时间是从表壳侧面的斜角视窗搭配色块与阿拉伯数字判读,而非一般手表的指针;以现在的角度,这样的设计虽然少见,但还不至于让我们吓一跳,但远在60、70年前,PP眼镜蛇一亮出来真的会让人有一种从未来提前降临的震惊感。


▲如果将PP眼镜蛇和现代独立制表品牌的作品放在一起,会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Source:Pandatells

Gilbert Albert和Louis Cottier虽然在1958年成功制作出Cobra 3414,甚至还在隔年提出了专利申请,结果百达翡丽在市场部门的评估下认为手表过于前卫可能很难卖得动,加上它的设计够独特也代表制作成本会拉高,甚至显时机制太新潮如果真的推出市面,妥善率方面也还是个未知数,综合各种原因考量下来,PP最终没有放行量产这款表,所以它从此就被冰封在品牌历史中,只有在访客到访博物馆时可以挖掘这段品牌鲜为人知的祕密。


▲Cobra 3414搭载的机芯以Cal. 9-90为基础,再加上滚筒型显示机制展现独特的创意。Source:aakashdeep.edu.np

或许在另一个平行时空裡,百达翡丽如果真的开绿灯让Cobra 3414量产市售,我们会有机会见识到朝着不同方向发展的PP王朝也说不定。看到Cobra 3414这样的作品,再回过头来看看2023年的Calatrava 6007G,忽然觉得它只是百达翡丽大胆风格的冰山一角而已,如果PP真的要卯起来反骨,我们看到的成品相信绝对会更惊天动地。

# Head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