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诗丹顿发表独一无二”罗浮宫名画“珐琅彩绘表

VACHERON CONSTANTIN江诗丹顿最近发表了一款相当不得了的作品,手表的名称很长: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Homage to Pierre Paul Rubens, La lutte pour l'étendard de la Bataille d'Anghiari,这是一只独一无二的作品,面盘以高阶的珐琅工艺重现法国巴洛克画派代表画家鲁本斯(Pierre Paul Rubens)笔下的世界名画《安吉亚里之战》,贯彻品牌与罗浮宫「将艺术杰作佩戴于腕间」共创专案的宗旨,唯妙唯肖的面盘真的让人有一种把珍贵名画戴在手上的超级惊艳感。


江诗丹顿是从2019年开始和法国罗浮宫建立合作关系,实际上当2016年罗浮宫在修复「创世纪」座钟(La Création du Monde)时,江诗丹顿就已经开始在背后支持罗浮宫,所以双方隔了几年之后便正式开始携手。2020年底罗浮宫曾举办一场「以罗浮宫之名(Bid For the Louvre)」线上拍卖会,目的是要为共济社会教育专案筹措善款,身为合作伙伴的江诗丹顿也大方捐献了一只手表共襄盛举,不过这只表特别的是在拍卖当时它还是一个未知数,其实品牌就是在这时与罗浮宫提出了「将艺术杰作佩戴于腕间」共创专案,竞标的收藏家们并非直接买下一只表,而是会先受邀参观罗浮宫以及江诗丹顿的总部,接着得标的收藏家会与双方开会讨论手表面盘要选定哪件艺术作品为蓝本,最终答案便是鲁本斯的《安吉亚里之战》雀屏中选。


▲江诗丹顿自从2019年开始和罗浮宫建立合作关系,双方近期发表一款超特别的逸品手表。


▲先前于「以罗浮宫之名(Bid For the Louvre)」线上拍卖会得标的收藏家,在参观了罗浮宫与江诗丹顿表厂后,决定以鲁本斯摹绘的名画《安吉亚里之战》为蓝本创作独一无二的手表。

从那场拍卖会结束后到现在已经经过约两年半的时间,手表此时才大功告成,可见前置作业就花了不少时间,从参访、选题,到后续的制作与组装等,最终造就出世界上独一无二的艺术化: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手表,当年得标的收藏家完整参与手表从无到有的过程,当他终于能迎回自己催生的时计杰作时,心中的感动想必无以复加。


▲江诗丹顿指派旗下资深珐琅工艺大师以微绘珐琅工艺重现《安吉亚里之战》。

这位收藏家一开始在罗浮宫安排的资深专业导览下,参观了需经预约才能进入一探究竟的罗浮宫素描陈列室(Cabinet des Dessins),最终他在众多名贵的艺术品中挑选出17世纪时由鲁本斯摹绘的《安吉亚里之战》(La lutte pour l'étendard de la Bataille d'Anghiari)作为手表创作主题。


▲要在面盘用珐琅工艺画上《安吉亚里之战》,需用上20种以上的釉料,并反覆烧制20次才能完成。

《安吉亚里之战》据说是文艺复兴时期巨匠达文西原创的壁画作品,当时他接受委託在佛罗伦斯领主宫(后称「旧宫」)大会议厅创作这幅壁画,但到了16世纪中期塔斯卡尼大公科西莫一世(Duke Cosimo I)授意另一位名画家瓦萨里(Giorgio Vasari)重新替旧宫大会议厅绘制壁画,使得达文西原本创作的《安吉亚里之战》就此淹没在历史洪流中。结果17世纪初鲁本斯因缘际会在义大利幸运买到一份《安吉亚里之战》的素描稿,他为了向这幅传说中的名画致敬,因此使用墨水、晕染溶剂和水粉顏料帮素描稿上色,这幅画作流传至今被珍藏在罗浮宫中,而那名得标的收藏家,或许是受到《安吉亚里之战》画面中战争场景张力的吸引,决定将画作的视觉震撼力移植到手表面盘上,接下来便是江诗丹顿旗下珐琅大师大展身手的时刻。


▲将手表的机芯、面盘与表壳组装后,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Homage to Pierre Paul Rubens, La lutte pour l'étendard de la Bataille d'Anghiari还需经过一连串的测试确保手表品质无虞。

鲁本斯摹绘的《安吉亚里之战》尺寸达45.2x63.7cm,不过江诗丹顿提供的40mm 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三针表面盘尺寸则只有3.3cm,可见要如何筛选出原作的精髓并缩小画在面盘上是创作这款表的一大课题。江诗丹顿指派资历逾30年的珐琅大师接受这次的挑战,他在创作前深入研究了《安吉亚里之战》,从构头、用色、主题物件、色彩阴影等全都摸透之后才开始进行复制名画的任务——手表有随附罗浮宫认证的证书,证明此时计是官方认证的馆藏艺术品复制之作。


▲品牌替手表精心选择合适的高级鱷鱼皮表带。

珐琅大师以微绘珐琅工艺重现名画风采,为了要在面盘的尺幅空间上作画,他特别准备像是只有三、四根鬃毛的 细刷、尖头工具,甚至是仙人掌刺等等,并用上棕色、灰棕色、棕褐色和奶油棕色等多达20种以上的珐琅釉料勾勒《安吉亚里之战》的军队与战马轮廓,面盘每涂上一层釉料,就要先送到900℃的窑中烧制,接着再进行下一层上色、烧制的循环,前后共进行20组才完成栩栩如生的画面。而且为了让面盘更生动,珐琅大师还结合灰阶珐琅工艺中常用的「利摩日白」珐琅釉料,也就是当大师在绘制完成的图案后,还在面盘上多涂一层利摩日白釉,使得画面更具立体纵深感,甚至可以感受到战马鬃毛飘逸灵动的临场感,令人嘖嘖称奇。



▲底盖鐫刻义大利文,意指「寻找,才能发现」,掀开军官式底盖后,可见自动盘鐫刻罗浮宫东侧立面图案的2460 SC机芯。

阁楼工匠–Homage to Pierre Paul Rubens, La lutte pour l'étendard de la Bataille d'Anghiari搭载2460 SC自动机芯,面盘上仅有时、分、秒三枚指针和12点方向的品牌标志,去除了刻度与时标等元素,尽量让微绘珐琅的《安吉亚里之战》完整呈现。表背採用军官式底盖设计,底盖表面鐫刻义大利文”Cerca Trova”,意指「寻找,才能发现」,这段话又与瓦萨里后来盖在《安吉亚里之战》的壁画典故有关,语带双关地引领表主揭开底盖,一窥底盖下方蓝宝石底盖中的2460 SC庐山真面目。江诗丹顿特别在K金自动盘刻上罗浮宫东侧立面图案,突显其源自「将艺术杰作佩戴于腕间」共创专案的渊源,而在透明底盖下缘鐫刻的”Piece Unique”字样,更是道尽了手表绝无仅有的珍贵收藏价值。


Les Cabinotiers阁楼工匠–Homage to Pierre Paul Rubens, La lutte pour l'étendard de la Bataille d'Anghiari

18K 5N玫瑰金材质/2460 SC自动上链机芯/时、分、秒显示/微绘珐琅和灰阶珐琅面盘/蓝宝石水晶镜面/表径40mm/限量1只

# Head 3